自然就成为了麻秆打狼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09-09 15:10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16岁去澳大利亚留学的北京女孩张思思,曾经是北京市队的一员,与世界冠军丁宁做过队友。在女子单打预赛中,三场均以大比分输给中国选手马越斐,不过最终还是以小组第二晋级下一轮。

中国乒乓球独孤求败。然而,没有对手的比赛,就很难有观赏性,少了观赏性,自然就很难真正推广普及。最终,越来越有从世界体坛销声匿迹的危险,一家再厉害也无济于事,因为没人陪你玩。

在一次次世界大赛中,“表演赛”、“包揽”已成为中国军团的代名词,乒乓球赛场不断上演中国“独舞”。

但实力悬殊仍然改变不了中国独舞的局面,与其说是“养狼”,不如说是“放羊”。或者说,建立在金牌战略上的“养狼”,本质上就是“放羊”,因为根本上我们的目的恐怕不是让狼吃了自己,而是为了自己吃起来更爽快。

虽然日本和韩国在柔道、跆拳道的世界大赛上没有了垄断、囊括等壮举,但不可否认的是,柔道和跆拳道已经全面走向世界,生命力越来越旺盛。与此同时,乒乓球、羽毛球甚至包括跳水等中国的优势项目,都遇到了在世界层面越来越萎缩的难题。

张思思坦言,中国乒乓球的实力实在太强,几乎所有外国球员与中国队打比赛,都是抱着跟高手过招的心态,压根没想过能赢。这样场面自然就没有那么激烈了。

除了“走出去”,“请进来”也是中国乒乓球国际推广计划的重要部分。欧洲乒协对此很配合,精心选派了一批有潜力的年轻选手,如杜迪安、斯蒂芬·诺娃等到中国进行训练,而国内顶尖教练刘国梁、施之皓等都与外国球员进行过大量技术交流。

两全齐美,往往就是一样也不美。中国乒乓,到了痛下决心的时候了。

在这一点上,无论是韩国的跆拳道,还是日本的柔道,当初在向世界推广时都遇到过这个两难问题。但他们坚持走向世界发展的道路,哪怕是丧失了部分国家队层面的优势也在所不惜。很明显一个例证就是,女子柔道的无差别级,在奥运会上基本上成为了中国军团的“孝女项目”;而中华台北,也屡屡在跆拳道的世界大赛上争金夺银。

试想,如果对手永远只是竞技场上的“配角”、“绿叶”,我们又如何奢望这项运动能得到别国球迷的追捧,又何谈国际推广普及。

当然,国球的“养狼计划”也已取得了一定的效果。来自华东理工大学的女乒教练臧玉瑛说,海外乒乓球的实力确实不断提高,中国队现在要想夺冠也不是说就那么容易,还是要付出很大努力的。

国球“输不起”,去年在莫斯科世乒赛上,新加坡女队靠着“海外兵团”爆冷从中国女队手中夺走了连续保藏18年的考比伦杯,一时“莫斯科失利”成为悬在中国女乒头上的一把剑,被认为是“永远的痛”。

实际上,为了让乒乓球的世界大赛更具对抗性,中国已开始了“养狼计划”:让中国乒乓球教练到海外带队,培养一批乒坛高手;或者中国乒乓球国手直接到海外,甚至入籍代表别队打球;还有的是国外选手到中国来训练,参加中国联赛。

然而,给国球压力的不仅仅是体制,还有中国的观众。在男子团体决赛中,第三场双打中国队苦战五局还是丢了。记者在现场听到的声音是:“中国队太不应该了,搞得比赛拖了那么久”。

时隔近一年,范瑛坦言,“对于女乒团体赛而言,莫斯科失利后,队里压力还是比较大。”

罗马尼亚队的萨马勒正是得益于“请进来”计划到中国参加过训练。面对中国的大学生选手,她说:“她们打得太专业了,打败我们其他球队很容易。”

一边是“独孤求败”的竞技成绩,一边是“养狼计划”的国际推广,国球自身带来了很多矛盾:既想在赛场包揽金牌保持霸主地位,又想让乒乓球在全世界推广普及;既想通过养狼计划推广乒乓球运动,提高海外水平,又担心海外兵团坐大影响中国的霸主地位。这样的自我矛盾,自然就成为了麻秆打狼,两头害怕。

大运会乒乓球赛事已进入第5个比赛日,含金量最重的男女团体金牌已毫无悬念地被中国军团包揽,在深圳大运会上,以世界排名第9的许昕和排名第19的范瑛两名国手领衔的中国大学生军团,几乎场场以30横扫对手,让对手毫无反击之力。如无意外,本届大运会乒乓球全部4项的金牌将被中国“通吃”。

“中国应该将乒乓球运动这个蛋糕做大,让更多的选手参与职业联赛,让更多的人分享乒乓球运动。”日本队教练高岛规郎说。